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招聘会
  • 奉节县草堂镇养护院“90后”院长栗春容:给孤残
  •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7-12 08:31       浏览次数:

奉节县草堂镇养护院“90后”院长栗春容:给孤残

  栗春蓉(左)正在照顾病人。记者 左黎韵 摄

  7月9日,周日,奉节县草堂镇养护院,栗春容挺着大肚子在院子里走走看看。离预产期还不到10天,她没有休息,和平时一样留在养护院继续照顾孤残失能人员。

  26岁的栗春容是养护院院长。“院里一共住了80多人,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虽然工作辛苦,但栗春容却乐在其中。

  探索失能人员集中供养

  为了照顾病人,许多贫困家庭的劳动力无法外出务工

  草堂养护院里,一半以上的“院民”都来自贫困家庭,且多为残障失能人员。

  众所周知,因病致贫是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骨头。“一人失能,全家失衡”,为了照顾病人,许多贫困家庭的劳动力无法外出务工,或者在家专心发展产业,对于这类贫困户,除了采取低保、救济等方式托底,很难找到其他有效脱贫办法。

  2015年,奉节县民政局启动贫困家庭失能人员集中供养政策,在全县建起了3所养护院,对农村“五保”、城市“三无”、城乡低保和农村建卡贫困户等贫困家庭中的失能人员进行集中供养,从而释放贫困家庭劳动力,助推精准扶贫。

  “90后”院长让失能人员有了新家

  “记得第一次在养护院洗屎片后,我一连几天都没吃下饭”

  草堂养护院便是这3所养护院的其中一所。

  2015年底,家住草堂镇幺店村的栗春容报名参加了养护院工作人员招聘会。栗春容是“90后”,招聘当天,面试人员见她年纪轻,担心她吃不了苦,就问道:“养护院是照顾孤寡老人、失能人员的地方。工作人员除了给他们洗衣喂饭外,有时还要擦屎接尿。这种又脏又累的活儿,你真的干得下来吗?”

  “当然干得下来,我不怕脏不怕累!”虽然栗春容的回答斩钉截铁,但是第一天上班,现实还是给了她一个“下马威”。第一次走进养护院,看着福利院的床上躺着十几个聋哑、智障、肢残的人,她心灵受到了极大震撼。“我是既同情又担心,害怕今后的工作无从下手。”栗春容回忆道。但是,她没有退缩,虽然应聘为管理岗位,但她却从护理员工作入手,换尿片、洗屎片、喂饭、洗澡,她一点点学习。

  “记得第一次在养护院洗屎片后,我一连几天都没吃下饭。刚来那会,我整整瘦了十多斤。”栗春容告诉记者,经过一段时间磨炼后,她才慢慢适应了养护院的工作。而和她一起进养护院的10多个同事中,只有3人最终留了下来。

  失能贫困户圆了“打工梦”

  养护院的集中供养,让孤残失能家庭没了后顾之忧

  “扶好弱的,教好小的,养好老的”是栗春容的工作准则,在她的带领下,草堂养护院在不到两年时间,就建成了孤残失能人员的新家。在这个“家庭”的80多位成员中,年纪最大的87岁,最小的12岁,其中生活不能自理的就占了3/4。

  今年30岁的杨虎松是养护院的成员。去年,杨虎松的父亲杨传付将他送到了养护院。

  杨传付是草堂镇天坪村建卡贫困户,妻子早年去世,儿子杨虎松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为了照顾儿子,杨传付无法外出务工,一家人全靠他种植几分薄田过活。“虽然享受了低保兜底,但除去儿子的医药费,我们一家仍旧入不敷出。”杨传付有些无奈。

  去年,杨传付将儿子送入养护院后,因为不放心还偷偷过来观察了1个多月。“养护院的栗院长真是好人呢!”杨传付告诉记者,中午儿子不肯吃饭,栗院长就坐在他的床边,一勺勺喂他吃饭。一次,杨传付假装到养护院接儿子回家,儿子竟拉着栗春容的衣角,怎么也不肯走。

  杨传付放心了!去年4月,他到湖北巴东打工,除去开支,一个月能存上2000多元。“儿子在养护院,我也能安心在外务工,这日子比以前好多了。”电话那头,杨传付的声音充满了喜悦。

  事实上,在草堂养护院,像杨传付这样的贫困家庭还有很多。“通过养护院的集中供养,他们没了后顾之忧,纷纷轻装上阵发展产业,或是安心外出打工。如今,他们的脱贫信心更足了。”栗春容告诉记者,下一步,养护院还准备建立一个微信群,便于他们随时和“院民”家属沟通交流。

奉节县草堂镇养护院“90后”院长栗春容:给孤残

  • 职场资讯
  • 最新时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