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最新时讯 >
  • 湖南小学女生被猥亵 部分家长起诉地方政府引争议
  • 来源:www.job128.com   发布时间:2017-11-14 11:48       浏览次数:

[摘要]2014年发生在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八字哨镇某学校的一起教师猥亵小学女生案件,近期有了最新进展。3月3日,17名受害学生家长将包括益阳市政府、赫山区政府在内的5个行政部门,与该学校和涉案教师周某一起作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2014年发生在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八字哨镇某学校的一起教师猥亵小学女生案件,近期有了最新进展。3月3日,17名受害学生家长将包括益阳市政府、赫山区政府在内的5个行政部门,与该学校和涉案教师周某一起作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2014年发生在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八字哨镇某学校的一起教师猥亵小学女生案件,近期有了最新进展。2月,该案由赫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3月3日,17名受害学生家长将包括益阳市政府、赫山区政府在内的5个行政部门,与该学校和涉案教师周某一起作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辖区内的公民涉嫌违法犯罪,所在的市政府被列为被告,这件事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3月11日,赫山区法院以“不适格主体”为由裁定不予受理起诉人对益阳市政府、市教育局、赫山区政府、区教育局、八字哨镇政府等5个行政部门的起诉,而只受理对涉案教师和所在学校的起诉。原告不服该裁定,于3月16日向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记者了解到,2014年3月至11月,犯罪嫌疑人周某在担任学校科学老师期间,趁学生上讲台背诵课文之机,先后猥亵20余名小学女生。案发后,周某被逮捕,羁押在益阳市第一看守所。

  赫山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胡佐颂向记者介绍,有17名受害学生家长向法院提交了起诉状。“起诉状除了受害人和代理人不一样外,主要内容都一样,将益阳市政府等5个行政部门和涉事学校一并列为被告,每人都提出了22万余元的赔偿。”胡佐颂说。

  猥亵事件发生后,当地相关部门曾组织受害学生到益阳、长沙等地医院进行过检查。当地教育部门也承诺为需要转学的学生提供便利,并派出心理辅导老师进行心理干预。该校某班的班主任告诉记者,班里受害的几个学生,本学期在学校表现较为外向,和同学相处正常。

  一位叫做孙强伟(化名)的受害学生家长向记者介绍,尽管自己的孩子学习成绩没有下滑,但最大的变化是对男性开始变得不信任,“我还是她的爸爸,现在也靠不得她的边。”孙强伟说,他最担心的就是女儿以后的心理健康。

  受害人代理律师之一的陈进学表示,之所以同时状告5个行政部门负有连带赔偿责任,是因为周某在如此长的时间里猥亵了这么多女生,这些行政部门有不可推卸的监管之责。

  不过,一些法学专家对此并不表示认可。

  湖南师大法学院副教授吴真文认为,猥亵行为是周某的个人行为,而非行政行为,与政府监管并不存在必然的直接因果关系,因此不适宜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副院长孙兵认为,辖区内的个人犯罪不可能都由政府买单。从行政法的角度来说,行政部门承担责任的前提必须是其行政作为或不作为造成了直接后果,比如在此案中如果受害人提出保护申请而相关部门没有及时给予保护,相关部门才能担责。

  一位法律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受害人可以向法院另行单独提起民事赔偿,可以追究学校的连带赔偿责任,前提是学校确实存在失职的地方。

  记者了解到,在益阳市的辖区内,“政府作为被告”已不是新鲜事,2014年益阳市南县就曾经因为国有土地权属问题,发生过“镇政府状告县政府”的案例,并且一审胜诉。益阳市和赫山区政府部门表示,政府在教师猥亵女学生案中有没有责任,有多大责任,一切都以法院的裁定和判决为准,该由政府承担的责任,政府绝不会推卸。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武举指出,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本案的5个行政部门成为被告的可能性不大。同时,由于本案原告提出的赔偿金较高,如果获得法院判决的支持,有可能出现周某无法赔偿,而导致受害人权益得不到保障的情况。类似情形近年来时有发生。他建议,可以探讨建立刑事被害保险金或国家代为赔付等相关制度。(记者周勉、明星)

  • 职场资讯
  • 最新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