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地图 >
  • 这位中央特科的百岁功臣去了 曾卧底国民党传递军事地图
  • 来源:www.job128.com   发布时间:2018-01-14 10:23       浏览次数:

今天下午,《环球人物》记者从姚子健之子姚一群、沈安娜之女华克放处证实,中央特科老战士、原电子工业部雷达局十院纪委书记姚子健同志,于2018年1月12日8时10分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103岁。

中央特科,是90多年前,我党历史上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情报和政治保卫机关。

在周恩来的主持下,中央特科为保卫党中央安全和红军长征胜利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1931年,党的领导人顾顺章叛变,当时担任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机要秘书的钱壮飞,把情报及时报告给周恩来,使党中央免遭灭顶之灾;延安时期,在蒋介石爱将胡宗南身边担任机要秘书的熊向晖,一次又一次地传递国民党进攻延安的情报,保障了西北一隅的红旗始终屹立不倒。然而,工作性质决定了绝大部分战斗在隐蔽战线人员的故事从未为人所知。而姚子健就是这样一位默默无闻的战士。

2017年8月,姚子健在北京家中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佩戴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和“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章 ” 。( 本刊记者 侯欣颖 / 摄)

2017年8月的一天,《环球人物》记者在北京地铁1号线八宝山站附近的一座老式居民楼里找到了姚子健。当时,姚子健之子姚一群告诉记者,“老爷子现在只有七十来斤,没力气讲太多话,得多休息。”看到姚子健在屋里走动好像随时可能跌倒,记者总想上前搀扶,他却说“不用”,缓步走到沙发前坐定。

周末“度假”, 实为传递军事地图

“他记性不太好了,听到问题要想很久,才会作答。”姚一群在旁解释。采访时,姚子健坐在沙发里努力回忆起往事,时而闭目养神。

他的父母在江苏省宜兴市徐舍镇开了一家茶馆。小学毕业后,姚子健考入上海江湾国立劳动大学中学部。学校不要学费、不要饭钱,还给每位学生发一套衣服。

那时,同学们大多家境贫困,但渴望学习新知识,常传阅各种进步书籍。“九一八”事变爆发,同学们走上街头请愿,当局下令解散学校。姚子健很气愤 :“不但没书读了,也没饭吃了,什么都没了。”他回到家乡,当了几个月小学老师。他思考着一个问题 :“我为什么会有如此遭遇?是学校免费不免费的问题吗?不是。这是社会制度的问题,是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问题。只有社会制度变了,才有出路。”他心里燃起加入当时的进步力量——中国共产党的愿望。但怎么加入?他不知道,只好先工作着,但随时为入党做准备。

1938年,姚子健在中共中央香港情报站。

1933年初,姚子健看报纸发现,南京国民党中央陆地测量学校招生,一切免费。他考了进去。当时,学校分了航测班、地形班、制图班等,姚子健想:“要搞革命,就要干宣传,要宣传就要印刷,制图班中有印刷专业,那我就选印刷专业吧!”

当年8月,姚子健得知,同乡好友舒曰信入了党,并且也在上海。姚子健就请他帮忙找党组织。1934年4月,姚子健在舒曰信的引荐下见到中共党员鲁自诚,在鲁的介绍下入了党。

入党后不久,姚子健结束印刷班的学业,到南京国民党中央陆地测量总局制图科工作,当了第四股的技佐,负责描绘印刷地图底板。他每月能拿28块大洋,生活条件大大改善。为向党组织提供有价值的情报,姚子健以眼疾为由,提出要调到制图科第五股。这样一来,他就能收发、保管标有机密和绝密级别的五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等比例的军用地图。

来取用地图的人要登记所在部队的番号等信息,姚子健便暗暗记下。来人拿走哪张地图,他就偷偷抽一张相同的自留。“当时,国民党内部规章制度不严格,从成摞地图中抽出一两张也看不出什么破绽。”姚一群说。

每周六晚,姚子健结束一周的工作,就带着地图乘火车去上海。他把地图放在皮箱最里层,上面再放衣服和书。国民党军警见他穿的是军装,知道是自己人,不会盘查。周日一早,姚子健抵达上海,把地图和资料交给舒曰信或其同为中共党员的妻子沈伊娜,汇报国民党一周以来调用地图的情况。地图转交完毕,姚子健便乘火车返回南京,周一照常上班。整个过程就像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到上海游玩了一趟。

潘汉年给他写了两张纸条

这些地图和情报通过地下交通渠道送到中央苏区。“比如国民党某部队取走了江西某地的地图,就表明他们可能要对该地区采取军事行动。”姚一群说,“我们知道了这个情况,就要在第一时间逐级向上汇报,为苏区领导掌握分析敌情提供帮助。”

  • 职场资讯
  • 职场如战场 华为
  • 原标题:职场如战场 华为MateBook X为何成为商务精英新宠 齐鲁晚...
  • 最新时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