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找工作 >
  •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
  • 来源:www.job128.com   发布时间:2017-12-07 17:04       浏览次数:

王兴说,这是靴子落地了。但无论是李璧贞还是周远,都无法笃定和乐观。

过去的这些年,案子一次次到达新疆高院,其中一次,还是中央政法委转批的申诉材料。但周远等来的,仍是有罪判决。他觉得,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冤案,但强奸犯的罪名,已如影随形地跟随他小半辈子。

他略带嘲讽地想起,一位刑讯逼供过他的办案人员,后来成了刑警大队长。那位主动将定罪的五起案子减为两起的检察官,成了自治区劳模。“我这个案子里,有的人真是占了便宜的。”

饶是不敢太抱期待,周远还是会想,宣判的这一天,新疆高院会不会对自己道歉呢?就算道歉,他也不想接受,因为这种道歉毫无意义。不过,他又想,自己应该婉拒,保持礼貌。

案子翻过来之后,自己是肯定要追责的。他不怪霍勇,不怪当时说他形迹可疑的邻里,只恨刑讯逼供自己的六个办案人员,以及后来明知他无罪,仍然一次次将他推向有罪深渊的所有人。

但他又想,自己只能提出追责,究竟怎么做还是要看公检法内部,他明白自己的力量如此微弱。

宣判这天,周远穿上了几天前买的新衣,走上法庭。他很紧张,只希望审判长快快地念完。

“无罪”被念出来的时候,坐在旁听席的李璧贞一把拉住旁边人的手,问道,刚才念的是无罪吧?

相比起母亲的激动,周远的表情显得有些木然。他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了,有些高兴,又不那么高兴。他注意到,当天,只有审判长一人出庭,最后,并没有人对他表达歉意。他明白,这是新疆高院的姿态了。

最终,他没有跟审判长说话,也没有哭。“在他们面前哭,不值得。”

“不要总把自己想得可怜兮兮的”

脱离社会15年,很多问题立刻摆在了周远的面前。

周远离开家的时候,伊宁没有出租车,公交车的线路也很少。他没见过红绿灯,不懂得红灯时要停下。路上的车太多,周远就走在道路的最角落里,以掩饰自己的不安。

他没用过手机,别人打来电话,他不接电话,以掩饰自己对手机的不熟悉。有记者前去采访,周远甚至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一天,周远出门,很久都没有回家。李璧贞打电话给他,也没人应答。她急了,去报案,警察说,失踪时间太短,不予立案。夜里,周远回来了。他公交车坐反了,在城市里跌跌撞撞,但最终回来了。

  • 职场资讯
  • 最新时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