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找企业 >
  • 2017年中资境外并购下降35% 并购行业、目的地变
  • 来源:www.job128.com   发布时间:2018-01-14 08:30       浏览次数:

CFP图

2016年是中国跨境并购创历史新高的一年,中国还超越了美国成为境外企业的最大收购国,并购大单频见媒体头条,不过在2016年底中国监管为海外投资定调要求理性、真实之后,2017年的境外并购相关的头条大多变成了监管政策的动态。

据汤森路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中国境外并购额达到了1419.2亿美元,较2016年的2181.6亿美元下降了35%左右。不过,并购交易数量并未下降很多,2017年为866宗,2016年为918宗。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的交易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具体表现为对欧美并购大幅下降,亚太区域的并购则显著上升;标的行业分布也发生了不小变化,汤森路透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媒体娱乐行业的中国境外并购规模降至了34.1亿美元,而2016年的规模高达204.1亿美元。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回落是境内外监管环境变化的双重体现。另外,上半年降温明显,下半年有所回暖。

“单看2017年对比2016年,是有比较大的下滑,这里面有很多因素,包括国内的外汇管制、对某些行业的限制等。但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一些,2016年是中国海外并购爆发性的一年,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不规范的一年,把时间拉长五年到十年的话,2017年仍然还是历史上的高位,中企出去并购的大趋势是不可扭转的。”瑞银亚太区投资银行部主管金弘毅在1月8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监管环境变化

2016年底,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连续发布通告,监管层将限制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

“回落背后很重要一个原因还是国内监管环境的变化,就我的经验而言,2017年前半年真正成功的交易很少,后半年相对多一些,企业比较谨慎。”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中国区管理合伙人方健1月11日通过电话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017年8月18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明确将境外投资项目分成了鼓励开展、限制开展和禁止开展三类情况,该指导意见显示,将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重点推进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和周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境外投资。

一般而言,大额跨境并购都需要过发改委、商务部和外管局三道流程。2017年初出现了有公司因外管流程遇到问题,最终终止收购海外体育资产的案例。当时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监管层以外汇审批为支点,在不改变监管放宽原则的前提下,试图截流那些不合理的对外投资,具体表现为监管部门要求提供更多的资料去证明投资的合理性,监管的不确定性上升。

“2016年年末出台的外汇管制,在相当程度上限制了企业对外投资的资金来源。到2017年4月份的半年间,许多企业处于观望态度。他们观望监管部门的ODI(境外直接投资)审批流程实际执行起来有何变化,也在摸索可行的外汇融资渠道等等。一个直观的体会是2017年4月初之前,企业来找我们大多是咨询,委托我们去境外并购投标的客户并不多。4月中下旬以后,我们收到的竞标邀请明显增加了,可以感受到市场的回暖;另一个回暖的重要因素是企业逐渐摸索出了外汇融资的方法。”美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川1月11日通过电话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017年年初,有跨境并购领域内的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国内审批流程的不确定性变强。那么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是否发生了变化?

“有些企业按照规定去报批,投资的标的也在政府鼓励投资的行业范围内,同时不存在母小子大等受限制的情况,获批的概率还是挺高的,只是个时间问题。”孙川说。

“就我的体会而言,相关通知出台后,属于鼓励范畴内的境外投资,其监管的透明度和确定性还是相应地提升了,但从获批时间上来看,还是没法掌握的。”方健说。

在国内外汇管理收紧的同时,一些企业积极探索境外融资的渠道,“通过六个月左右的操作,大家摸索清楚了可行的方式,比如过桥贷款,还有内保外贷、内存外贷也有操作成功的案例。另外,有些企业将标的公司的资产做抵押在境外获得贷款(即传统的杠杆收购模式);另一些企业则是通过抵押与标的公司无关的境外资产或子公司股权,再加上母公司担保在境外借款。”孙川说。

  • 职场资讯
  • 最新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