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找企业 >
  • 我开了一家在线医疗公司:生于风口,死于盲目
  • 来源:www.job128.com   发布时间:2017-12-07 16:17       浏览次数:

原标题:我开了一家在线医疗公司:生于风口,死于盲目扩张

“因为牙疼去了趟医院,医生说是牙周炎。但疼没消除呢,就已经花了1500多。最后还是自己在网上搜索下,买了一条丁硼乳膏解决的。”网友孙女士在某贴吧陈述了自己的这次求医经历,怒斥“小病大治”。与她感受相同的网友也纷纷留言,表示如今医院类似的问题太多了,有些身体上的小毛病,还不如直接到网上查询治疗方法来得实际。


我们对于健康的追求是无限的。但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多,许多患者花了钱却无法在医疗上得到相应的满足,医疗资源分配不均、效率低下、技术和服务质量等问题,都加剧了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有些患者甚至渐渐养成了讳疾忌医的习惯:小病靠喝白开水,中病满处要偏方,大病先上一下搜索引擎。


在互联网+医疗市场的巨大需求下,从互联网巨头到创业新兵都纷纷切入这一领域,网络轻问诊的模式也逐渐被许多人所接受。但就在人们寄希望通过互联网技术,解决传统医疗所存在的诸多问题时,也有一部分在线医疗问诊平台遭遇意外。

从去年开始,寻医问药网、就医160等在线医疗平台爆出裁员、转型消息。年初,在银川打响互联网医疗合作试点的17家互联网医院,在突如其来的市场传言中摇摆不定,令人喜忧参半;另一面,虽然百度宣布关停百度医生,但春雨医生、丁香园、微医和好大夫在线等却在融资和Pre-IPO之间喜报频传,市场已经隐约传来谁将成为“中国在线诊疗第一股”的猜测……

有数据显示:未来国内医疗健康产业的整体规模到2020年预计为8万亿到10万亿;而按照国家《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规划,届时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20万亿;其中,互联网医疗的比重将会占据20%~30%。

巨大的蛋糕里,谁在迎风增长,谁在黯然离去?公众看到的,只是那百分之几的成功,而无数倒下的平台背后,又暗含了多少光怪陆离?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懂懂笔记走进这家破产清算的在线医疗平台,希望与创始人大仓(化名)的一番交流,给更多创业人带来启示。

传统医疗体制的“病”,想通过互联网来“治”


“我切入这行时,已经有好几个(在线医疗)平台做得比较成熟了。”早已迈过而立之年的大仓,原本是一名省级医院的儿科医生。在平时与小儿患者的接触过程中,大仓发现许多家长都表现出对医生的不信任感,对于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也是反复质疑和验证。

大仓也曾经是某线上寻医问诊平台的儿科专家,“隔着”互联网他看到的却是患者的另一番态度。“患者对于在线的诊疗建议都很信服,有些(患者)还会在问询后连连道谢,甚至询问我的微信。”他说。

这种反差,让大仓很是好奇。于是他添加了多位线上患者,对他们的想法进行了一番了解,结果出乎自己的预料。

“他们中多数人告诉我,网上问诊不要钱,所以不会被坑。”大仓告诉懂懂笔记,许多患者多少都有在医院被“忽悠”的经历,“小病大治”更是不胜枚举。出于这种心理,患者觉得由于在线诊疗不涉及金钱,就会认为网上的专家更可靠。大仓补充道:“我知道线上的专家还是我们这些实体(医疗)机构的医生,但这次交流让我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此时的大仓开始琢磨,是否自己也能够做一家互联网医疗平台,培养更多患儿家长在线轻问诊的习惯,并在未来以会员制的方式实现医疗平台的价值变现。

“身边也有同行朋友支持我,说只要我敢做(平台),他们就第一批入驻。”在坚定的信念下,大仓毅然辞去医生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互联网+医疗项目上来,“需要逼一下自己,没有了退路,就只许成功,也有了冲劲。”

大仓很清楚,做互联网+医疗的平台在两年前已经饱和,也有几家比较成规模,所以综合性的在线问诊平台已经没有机会,因此他开始集中精力打造垂直儿科的在线诊疗平台。

“虽然做一个这样的网站和APP不贵,但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些吃力。”2015年底,互联网医疗炽手可热,他刚把这个想法对外公布,就有多家投资机构向他伸出了“橄榄枝”。“250万的天使轮融资,让整个项目顺利运作了起来,同时在严格的执业资质审核制度下,包括我自己在内的20位儿科医生,成为了平台的首批入驻专家。”

  • 职场资讯
  • 最新时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