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职场资讯 >
  • MBA职场:著名物理学家费曼的快速学习法
  •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1-10 15:20       浏览次数:

【MBA中国网讯我们的大脑很像是电脑,也有接受输入(Input),处理信息(Process)和输出(Output)的过程。要想成为一个更有智慧的人,或建立自己思维的格栅,就要从输入、处理和输出上都有清楚的认识和提高。


接下来,这一篇我们聊一下处理(Process)。


MBA职场:著名物理学家费曼的快速学习法



两种不同方式的理解


这个世界上,理解一件事有两种不同的方式。第一种是聚焦在记住一件事的名称。第二种理解方式,是聚焦在真正理解这件事的实质。


很不走运的是,应试型的教育和从小养成的习惯让大部分人更习惯于第一种理解方式。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著名理论物理学家费曼在《别闹了,费曼先生》一书中提到他儿时深受父亲的影响。父亲很早的时候就教育他一个道理:

看见那只鸟了吗?那是一只短雉转鸣鸟,但是在德国它被叫作halzenfugel,在中国他被叫作Chung Ling,即便你知道它所有的名字,你依然对这只鸟一无所知。你只是对人有一点理解罢了:你知道人们怎么叫这只鸟。现在你看,这只短雉转鸣鸟在歌唱,在教导幼鸟学习飞行,它在夏天横跨整个国家横渡上万英里,但是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辨别方向的。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知道一件事的名称,并不等同于真正理解它。这就像是我们从小学习数学,一直学到大学,我们从背九九乘法表,一直记到偏微分方程,却偏偏没有学会“数学思维”,真正学会从数学的角度来看待身边发生的问题。


不信,看看费曼在巴西访学时的经历,是不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费曼在80年代到巴西访学,在大学里教授物理。当时的巴西正是奋力追赶西方科学的时候,全国上下,有一股学习科学的热情,这一点远胜于当时的美国。


但很快,费曼就发现了问题,在课堂上他的物理研究生学生能够把复杂的物理学公式倒背如流,但却不能回答他提出的生活中的简单物理学问题。


研究了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原来我的学生把什么都背得很熟,但完全不理解自己在背些什么。


当他们听到“从具备某个折射率的介质反射出来的光”,他们完全不晓得这就是指“水”之类的东西。他们不晓得“光的方向”就是当你看着一些东西时的方向,诸如此类。


因此当我问“什么是布儒斯特角”时,我就好像在向一台电脑问问题,而刚好敲对了关键字眼而已。但如果我说“看看海水”,就什么反应也没有了——在他们的记忆里头,没有“看看海水”这一条呢!


同样的问题,发生在巴西的物理学教授身上,费曼发现他们在谈惯性矩时,却不会讨论一下,如果一件重物挂在门边,而你要把门推开有多困难;但如果你把这件重物挂在接近门轴之处,推门便轻松得多。


在离开巴西前,巴西科学研究院邀请费曼给各位大学教授和政府官员发表演讲,讲述自己在巴西教学的所见所闻,他发表了以下著名的演讲:

我说:“我这次演讲的主题,是要向各位证明,巴西根本没有在教科学!”


他们明显地激动起来了,全都在想:“什么?没有在教科学?这话太疯狂了!我们开了一大堆科学课呢!”


我告诉他们,刚到巴西时,令我最震惊的是,看到小学生在书店里购买物理书。这么多巴西小孩在学物理,全都比美国小孩更早起步,结果整个巴西却没有几个物理学家,这真是令人惊讶极了——为什么会这样?这么多小孩那样的用功,结果却一点成效也没有!


我举例说,这好比一个深爱希腊文的希腊学者,他知道在他自己的国家里,小孩都不大爱念希腊文。但当他跑到别的国家,却发现那里的人都在研究希腊文,甚至小学生也在读,他高兴极了,但在一个主修希腊文学生的学位考试上,他问学生:“苏格拉底谈到真理和美之间的关系时,提出过什么主张?”——学生答不出来。


  • 职场资讯
  • 最新时讯